• 專家觀點

    丁敏哲:錢塘江金融港灣 未來新的金融增長極

           錢塘江金融港灣藍圖繪就。2015年6月,時任浙江省省長李強提出,要比照紐約哈德遜河、倫敦泰晤士河、香港維多利亞灣、上海黃浦江等世界知名金融港灣打造錢塘江金融港灣。由此,錢塘江金融港灣的構想,一開始就是朝著國際化的標桿看齊,跳出區域的視野,站在全國乃至全球化的高度,進行一系列前瞻性、全局性的謀劃。

           正基于此, 這份藍圖遠非只是浙江金融業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功能區規劃那般簡單。可以說,錢塘江金融港灣不單單是浙江的金融港灣,更是全國乃至全球的金融港灣;錢塘江金融港灣不僅僅是浙江金融業創新發展的一個重要支點,我們更希望它成為未來一個較長時期內我國金融產業發展的戰略之一;其規劃涵蓋時間段也并非只有五年,而是可以延續10年、20年甚至更長時間。從這層意義上看,打造錢塘江金融港灣不僅事關浙江金融業發展的戰略全局,而且也決定著中國乃至亞太金融發展版圖未來將誕生一個全新的“增長極”。

           經濟全球化時代呼喚新的金融增長極

           金融是經濟的“血液”。發端于上世紀80年代潮涌至今的這一輪經濟全球化,在通過貿易投資自由化極大地推動了全球經濟發展的同時,也給全球金融業帶來了深刻的變化。尤其是這一輪全球化直接導致了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及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機的發生,其對全球經濟沖擊之大、影響之深不言而喻。客觀上,兩次國際金融危機加速了全球經濟金融格局的“洗牌”進程,結果之一便是直接提升了亞太地區在全球經濟格局中的地位,世界經濟發展的重心逐步轉向亞太、轉向中國已不可逆轉。面對此輪全球化浪潮,中國不僅踴躍參與其中,而且勇立潮頭發展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成為全球化的主推力。

           經濟決定金融。近年來,隨著亞太經濟的快速增長及經濟實力的膨脹,全球跨國金融機構業務配置不斷向包括中國在內的亞太地區傾斜,亞太及中國包括機構、資本、人才、技術等在內的金融集聚度大大提高。特別是在當前新經濟、新動能加快孕育,新產業、新業態不斷涌現的關鍵時期,傳統的金融體系、發展模式已不能完全適應全球經濟發展的需要,這就要求金融體系必須作出相應的變革與調整。換言之,經濟全球化亟需與之相匹配的、相吻合的新型金融體系,新的金融增長極呼之欲出。

           亞太金融版圖需要填補財富管理與新金融中心缺失的空白

           經濟重心的位移,使亞太地區金融格局得以重塑。一個典型的跡象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快速崛起,正朝著構筑國際化程度較高,交易、定價和信息功能齊備的多層次金融市場體系、金融機構體系、金融宏觀調控和監管體系的目標定位大步邁進,以此來增強中國的金融話語權特別是國際金融話語權。這幾年,隨著以互聯網金融、私募金融等為代表的新型金融業態的相繼出現,以及財富總量的累積催生出財富管理的巨大需求,對金融業發展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亞太金融版圖上亟需誕生一個財富管理中心和新金融創新中心來進一步適應金融變革的需求。

           世界經濟發展的重心轉向亞太,亞太經濟的中心在中國。中國作為當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世界第一網商經濟體,既有龐大的財富體量和旺盛的財富管理需求,又有新型金融業態先行之利,打造財富管理中心和新金融創新中心可謂適逢其時、當仁不讓。其中,長三角作為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是承接此輪全球化浪潮首當其沖的前沿,而浙江作為長三角南翼的重要省份,不僅市場化程度高,也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省份之一,全省人均GDP邁上1萬美元的新臺階,2015年杭州成為全國第10個GDP總量超萬億元的城市。

           新興產業,尤其是服務型經濟、信息經濟等高速發展,已經成為經濟轉型的重要拉動力,急需強有力的資本轉化機制和新型金融服務支撐,特別是日趨壯大的私募金融和領先國內的互聯網金融,已使其成為亞太地區發展私募金融、新型金融的“橋頭堡”。這就給定位于發展私募金融、互聯網金融等新型金融業態為主以及建設財富管理中心的錢塘江金融港灣建設奠定了基礎,藉此可以實現借力發展、特色發展、錯位發展。具體而言,具有兩方面的動能支撐——

           浙江人具有良好的“理財天賦”。浙江是國內最富裕的省份之一,民間資金豐厚,是國內財富高凈值人群最集中的地區之一。胡潤研究院提供的調研數據顯示,在2015年中國大陸地區資產達到千萬元級的高凈值人群中,浙江有14.6萬人,居全國第四位,其對財富管理及資產配置的需求十分旺盛,由此撬動的財富管理市場空間相當廣闊。其中私募金融在浙江發展尤為迅速。清科統計數據顯示,全國私募基金的投資者20%以上出自浙江的LP(有限合伙人),是全國私募基金集聚程度僅次于北京、上海、深圳的城市。

           浙江人具有領先一步的“互聯網基因”。浙江每年大約誕生4萬家左右的互聯網企業,其中“阿里巴巴 ”是當之無愧的翹楚。通過十年布局,從核心電商,到支付與金融、大數據云計算、大文娛、智能物流網絡,榮登亞洲市值最高公司寶座。不夸張地說,正是因為阿里的存在,浙江才得以矗立在互聯網經濟的潮頭;正是因為阿里的存在,浙江的互聯網經濟才得以風生水起;也正是因為阿里的存在,浙江的互聯網經濟才得以在全國獨領風騷,在全球擁有很強的影響力與輻射力。

           馬云更是放出豪言:要讓阿里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高度發達的互聯網經濟必然會催熱互聯網金融,浙江已成為互聯網金融的先發地,以螞蟻金服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企業和以同花順、恒生電子等為代表的金融科技企業快速崛起。杭州已經集聚了一批優秀的互聯網金融企業,無論支付寶、余額寶,還是網商銀行,屢屢成為衡量互聯網金融的“新標桿”。支付寶穩居互聯網第三方支付市場龍頭地位,眾籌融資額和平臺數位分居全國第三、第四位。截至2015年末,浙江網貸平臺已超過300家,年交易額超過1200億元,貸款余額4395億元。而這僅僅還是開始。

           打造錢塘江金融港灣,浙江具有自身的獨特優勢

           放眼全球各大知名金融港灣,無論是倫敦泰晤士河、紐約哈德遜河與紐約灣,抑或是香港維多利亞灣、上海黃浦江等,世界級的金融集聚區(帶)的形成,往往離不開優越的地理人文環境、發達的經濟基礎、濃厚的商貿氛圍、高度集聚的資本與人才等因素的支撐。相比之下,以杭州為核心的錢塘江-富春江沿岸也已基本具備上述之條件。相比之下,浙江打造錢塘江金融港灣還有別處所無可比擬的一些優勢,起碼有兩點是獨一無二的——

           獨特的“創業基因”。浙江自宋代以來就形成了義利兼顧的“重商文化”,浙江人具有活躍的“金融基因”和“理財天賦”,這也是浙江人古已有之的“文化標識”。眾所周知,浙江人素以腦子活著稱,可以說創業基因先天活躍,敢想、敢闖、敢干,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勇立經濟潮頭,正是依靠這一先發的體制機制優勢,一舉創下了資源小省成為經濟大省的奇跡。GDP總量連續多年走在全國前列,浙江農村人均收入連續28年位居全國省區第一,城市居民人均收入連續14年位居全國省區第一。

           獨特的“浙江人”經濟。改革開放30多年來,浙商紛紛“跳出浙江發展浙江”,敏銳的經濟金融思維伴隨著800萬浙商“走出去”而輻射全國乃至全球,創造了世人矚目的財富和資金流。800萬浙商走向全國,跨出國門,創下了龐大的“浙江人經濟”,目前僅在國內創業的省外浙商所創造的GDP就相當于全省一年GDP總量的80%,稅收則相當于省內一年稅收的70%。就此看,浙江打造金融港灣有機遇、有需要、有氛圍、有條件、有實力,可謂水到渠成。

           打造錢塘江金融港灣,浙江具有扎實的金融產業基礎

           打造金融港灣除了天時地利人和外,還需要扎實的金融產業基礎作支撐。從這方面看,浙江同樣可圈可點。

           一直以來,浙江的金融業增加值、社會融資規模、存貸款規模、質量效益等主要指標均走在全國前列,是全國的“資金洼地”。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6月底,全省存貸款余額分別達到9.5萬億元和8萬億元,證券、期貨交易額一直占全國的10%以上,保費收入列全國第4位。銀行、證券、期貨、保險等持牌金融在浙江都形成了“品牌”和“亮點”。而且浙江區域金融改革走在全國前列,靈活的體制機制有力激發了金融體系的活力,大量民間資金進入私募投資、創業投資等新興領域,對浙江乃至全國的創業企業形成了投入和輻射,成為中國的“資本高地”。

           從金融內生需求看,2015年全省人均GDP達12466美元,邁入世界中上發達國家和地區水平,進入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需求結構、產業結構、企業組織形態、商業模式等正處于重大調整和轉型階段。浙江服務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持續增加,增速高于GDP,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上繳稅收占全部稅收收入的比重為51.5%,成為浙江經濟增長新引擎。在經濟轉型升級過程中,傳統產業和傳統模式的金融需求處于下降通道,而新興產業尤其是服務型經濟、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對金融業的創新發展提出了迫切要求。因此,加快錢塘江金融港灣建設,既能順應經濟轉型升級對金融創新發展的內在需求,又能為金融產業自身轉型發展打造一個更大的空間載體和平臺。

           從金融產業區域分布看,杭州是長三角地區僅次于上海的金融中心城市,近年來隨著錢江新城的崛起,各類金融機構向錢塘江兩岸集聚的勢頭正猛。2015年錢塘江金融港灣主規劃區域GDP占全省的16.3%,存貸款余額占全省的近30%,金融業增加值占到全省20%多,可以說這一區域已具備了一定的金融業集聚發展基礎。加上杭州毗鄰上海,承擔著承接上海、面向長三角、服務省外浙商的輻射帶動作用,港灣的打造將有效推進長三角區域金融協作,承接上海國際金融中心集聚擴散效應。特別是杭黃高鐵將于2018年前開通,將大大縮短杭州到錢塘江沿線縣市區的交通距離,有利于金融要素資源實現沿江集中配置、梯度擴散,形成沿錢塘江兩岸的資本密集帶。

           財富管理與新金融是錢塘江金融港灣的兩大主旋律

           浙江打造錢塘江金融港灣的指向與定位都是明確的,并不追求“大而全”,事實上全球沒有哪一個金融港灣能做到“全覆蓋”,而是各有特色、各具所長。那么,錢塘江金融港灣的立身之本是什么呢?

           財富管理和新型金融可以說是錢塘江金融港灣的兩大主旋律。

           錢塘江金融港灣的總體定位是經過“十三五”時期5年乃至今后10年以上時間的建設,構建起金融機構總部、金融要素市場、私募基金、互聯網金融、金融大數據產業協同發展的財富管理產業鏈和新金融生態圈,將錢塘江金融港灣打造成為有國際影響力、國內優勢地位的,具有強大資本吸納能力、人才集聚能力、創新轉化能力、服務輻射能力的財富管理和新金融創新中心。

           規劃的主區域是以杭州市區為中心,包括錢塘江、富春江兩岸沿江的十個區縣,流域全程約200公里。其空間布局形態是“1+X”,即核心區加若干金融小鎮(金融集聚區)、由城市CBD型態到小鎮型態“點面結合”的“1+X”有機空間布局。其中“1”是核心區,以杭州市區的錢江新城和錢江世紀城為中心,由中央商務區(CBD)向沿江兩岸成片擴展。“X”是金融特色小鎮和金融集聚區,以杭州市區沿“錢塘江-富春江”兩岸為中心,適度沿江向上下游、離江向城市擴散的一系列各具特色的金融小鎮為重點,形成適度分散又有機結合的多元空間分布。

           在功能布局及核心業態方面,港灣將設立“錢江財富管理核心區”、“錢江私募基金走廊”、“錢江金融大數據創新基地”、“錢江新金融眾創空間”等四大功能區塊。錢江財富管理核心區以錢江新城和錢江世紀城為中心,主要集聚各類金融機構和財富管理機構總部。錢江私募基金走廊以核心區加上沿錢塘江、富春江兩岸點鏈式分布的一系列金融特色小鎮組成,串聯形成以各類私募基金集聚和特色金融服務創新為主的金融集聚帶。錢江大數據創新基地主要集聚互聯網金融大數據和云計算服務企業。新金融眾創空間重點培育各類互聯網金融、天使投資和創業投資、數量化和程序化金融等新型金融業態。

           分享G20峰會紅利,助力錢塘江金融港灣邁向國際化

           對錢塘江金融港灣而言,另一個千載難逢的有利因素是2016年G20峰會在杭州的成功舉辦,世界目光齊刷刷地聚焦杭州,極大地提升了杭州的城市地位和全球影響力,這對致力于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國內優勢地位的錢塘江金融港灣無疑當屬典型“利好”。

           G20杭州峰會留給杭州最大的“紅利”是杭州有機會躋身國內一線城市行列。G20杭州峰會期間,杭州前所未有地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形象,可以說知名度、美譽度空前。杭州從中獲得的最大“紅利”,就是從長三角區域中心城市朝著國家級中心城市邁進的機會大增。國家級中心城市對城市綜合實力的要求很高,要素集聚能力就是其中一道繞不過去的“門檻”。

           而錢塘江金融港灣的建設無疑是增強杭州乃至全省金融要素集聚能力的一大“抓手”。反過來,杭州形象、知名度的大幅提升也對錢塘江金融港灣建設產生了正面、積極的助益,藉此可以更方便地吸引眾多國際金融機構、投資者到杭州安家落戶,參與到浙江金融業的改革和發展進程中來。在這樣的宏觀背景下,浙江當前積極謀劃建設錢塘江金融港灣可謂是適逢其時,機遇不容錯失。

           追根溯源,G20的產生和發展,本身就是圍繞著兩次金融危機展開的。可以說,聚焦金融發展是G20峰會當仁不讓的重大主題之一。在杭州峰會上,各方就建立開放和穩健的金融治理體系,發展普惠金融、綠色金融等形成了廣泛的共識。如前所述,浙江是國內互聯網金融的先發地和“高地”,鑒于互聯網金融超低邊際成本的特性,它與普惠金融有著天然的契合性。

           可以說,發達的互聯網金融必然為普惠金融的發展提供強大的助力,能夠有效降低普惠金融的運行成本,拓展普惠金融的覆蓋范圍,便利普惠金融的服務模式,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錢塘江金融港灣作為互聯網金融的一方“高地”,未來具有成為普惠金融的一方“福地”的巨大潛力與發展空間。

           錢塘江金融港灣還是一個開放性的大平臺,不僅是浙江省的戰略平臺,在不遠的將來更要成為全國性的戰略平臺。雖然在空間布局上,港灣主要是以杭州為主,但錢塘江金融港灣未來要與“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建設等國家戰略無縫對接、有機結合,通過集聚國內外各種金融要素資源,發揮自身特色優勢,輻射至全省、全國乃至全球。而G20杭州峰會無疑是其中最好的“催化劑”與“粘合劑”。

           (作者為浙江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黨組書記)

    2016-10-10 09:19:53 丁敏哲

    前一篇:魏剛:資本市場的形式與機遇

    宁夏十一选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