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資訊

    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將獲多項政策支持

           證監會表示,下一步,將采取多種措施,推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和創業投資基金的發展,具體包括支持政府引導基金發展、拓寬引導基金的募資渠道、推動出臺私募投資基金行業公平合理的稅收政策等。業內人士認為,快速增長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為我國中小微企業發展和創新創業活動提供了資本的源頭活水。隨著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健康發展以及未來多項扶持政策的出臺,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將迎來更好的發展機遇。

           日前,證監會網站發布關于政協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相關提案的答復。在該答復中,證監會表示,支持設立實體市場創新轉型股權引導基金,并督促其規范運作,積極鼓勵市場主體與上下游企業、市場業態之間實現有機結合、做大做強。下一步,證監會將采取多種措施,推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和創業投資基金的發展。

           剛剛過去的2017年,是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快速增長的一年。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0月底,已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共有21628家,已備案私募基金63248只,管理基金規模達10.77萬億元。

           業內人士認為,快速增長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為我國中小微企業發展和創新創業活動提供了資本的源頭活水。隨著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健康發展以及未來多項扶持政策的出臺,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將迎來更好的發展機遇。

           政策一:以政府引導基金促發展

           證監會在上述答復中列出的第一條舉措,是積極支持各地政府利用政府引導基金促進股權投資基金發展,積極支持地方政府和各類市場主體遵循市場化、法治化、專業化方向,因地制宜,提高服務實體經濟水平。

           在推動私募股權投資發展過程中,政府引導性基金無疑被認為是最為重要的推手。一般而言,政府引導基金是指由政府設立并按市場化方式運作的政策性基金。業內人士表示,成立引導基金,主要用于增加股權投資的政府資金供給,克服單純通過市場配置股權資本的市場失靈問題,促進創新企業股權融資,發揮財政資金的杠桿放大效應。

           從我國實踐來看,過去幾年,從中央到地方,各種百億、千億級別的政府引導基金相繼成立。相關數據顯示,自2014年到2017年,我國政府引導基金規模呈現井噴式增長,全國設立引導基金已逾千余只。截至2017年年初,由中央企業發起、參與的創新發展基金超過200只,總規模超過6000億元;政府引導基金已設立超過1000只,總目標規模為5.33萬億元。

           隨著政府引導基金的興起,部分股權投資母基金開始吸引其作為出資人(LP)。清科研究中心表示,在經歷了2015年和2016年的設立高潮期之后,政府引導基金普遍在2017年迎來投資期,成為LP市場越來越重要且不可忽視的參與者,有力地推動了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發展壯大。

           政策二:拓寬引導基金的募資渠道

           “拓寬引導基金的募資渠道,促進社保基金、保險資金等中長期資金投資私募基金。” 這是證監會在上述答復中列出的第二條措施。

           盡管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發展很快,但其存在若干“短板”,其中之一就是在資金來源中長期資金占比很低。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黨委書記、會長洪磊此前表示,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必須是有耐心的資本,投資期限要能夠匹配技術轉化和企業成長周期要求。

           對于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來說,養老金、保險資金是理想的機構投資者。因為這二者可投資的資金量大且資金期限長,更適合進行長期性投資。這與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資金需求特性不謀而合。但在實踐中,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資金來源多樣,性質復雜,其中個人出資占比13.3%,非金融出資比例達到50.3%,銀行理財以及各類資產管理產品出資達31.4%,而慈善捐贈類社會公益基金、養老金、社會保障基金、企業年金等出資合計僅占0.58%。

           反觀歐美市場,養老金、保險資金均是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較大的成熟機構LP,真正的長期資金占比很高。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2016年四季度私募基金行業統計報告顯示,各類養老計劃在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當中的出資占比達到34.8%,且在持續提升,構成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最重要、最穩定的資金來源。

           由于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中長期資金占比較低,因此容易導致價值投資不充分、存在短期行為等。對此,洪磊建議,要積極推動第三支柱個人賬戶養老金制度落地,通過稅收激勵為優質股權資本形成提供長期資金來源。

           政策三:完善私募基金監管規則體系

           政策扶持和加強監管是促進私募基金健康規范發展不可或缺的兩個方面。業內人士表示,由于私募基金本質上屬于“受人之托、代人理財”,在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間存在著信息和權利義務的不對稱性,容易出現道德風險,因此需要加以適度監管,才能確保私募基金行業沿著健康規范的方向發展。

           隨著私募業的快速發展,監管體系的完善受到各方關注。2013年6月27日,中央編辦發布《關于私募股權基金管理職責分工的通知》,明確PE/VC主歸證監會監管,即證監會負責制定私募股權基金的政策、標準與規范,對設立私募股權基金實行事后備案管理,負責統計和風險監測,組織開展監督檢查,依法查處違法違紀行為,承擔保護投資者權益工作。2016年2月以來,證監會和基金業協會陸續發布了一系列監管新規,構建出“7+2”的自律體系。

           隨著私募監管體系的完善,我國私募監管也進入強監管時代。從監管執法看,過去兩年來,證監會在私募監管上進一步加大了監管力度,魚龍混雜的私募基金業已發生巨變。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下半年,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發布《私募投資基金管理暫行條例(征求意見稿)》,從8月30日至9月30日向行業公開征求意見,這份征求意見稿被譽為史上最嚴私募基金管理條例,也意味著私募行業頂層設計即將落地。

           證監會在上述對相關政協提案答復中明確表示,將推動《私募投資基金管理暫行條例》盡快出臺,完善私募基金監管規則體系。業內人士認為,繼2016年私募行業迎來史上最嚴監管年之后,未來一旦《私募投資基金管理暫行條例》落地,意味著對私募基金的監管上升到行政法規層面,我國私募監管法規體系將進一步完善。

           政策四:創造公平合理稅收環境

           “推動出臺私募投資基金行業公平合理的稅收政策,鼓勵其更好地為科技型、創新型中小企業提供資金支持和增值服務,引導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投早、投小。” 證監會在上述答復中列出了第四條措施。

           針對私募股權投資基金這一特殊業態的稅收政策,一直有待明確和完善。有稅務人士此前撰文表示,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在存續期如果前期投資項目退出時盈利、后期項目均虧損,會導致前期盈利時,各合伙人按照稅法要求,計算當期應納稅所得額,繳納相關稅收;后期項目出現虧損,合伙企業的虧損卻不能與合伙人主營業務所得合并計算應納稅所得。如果合伙人為自然人,前期出現盈利,應按稅法繳納個人所得稅,后期出現虧損,則無處彌補,也不能退稅。基于此,不論合伙企業的合伙人是法人、其他組織,還是自然人,現行的稅收政策都不利于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發展。

           實際上,由于對規范行業發展具有重大意義的《私募投資基金管理暫行條例》一直沒有推出,公司型和合伙型私募基金被作為一般工商企業征稅,因而無法解決公司型私募基金的雙重征稅問題和合伙型私募基金所得性質的徹底穿透問題。

           業內也一直呼吁,推動為公司型、合伙型等各種組織形式私募基金創造公平稅收環境,推動完善細化創業投資基金稅收優惠政策。多年前,國家稅務總局相關人士就表示,我國已制定了對政策性投資基金、公募基金的專門稅收優惠政策,考慮到稅收中性原則,應該也對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制定專門的稅收政策。

     

    2018-01-15 07:08:05 金融時報

    前一篇:境外投資新規重磅出臺 2018跨境并購動力強勁

    后一篇:浙江成立百億級國企改革發展基金

    宁夏十一选五app